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小企业已成为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市场繁荣和实现就业的重要基础。然而长期以来,“融资难、融资贵”一直困扰着中小企业,严重阻碍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尽管农商银行为改变“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做出了巨大努力,但问题短期内将依然存在。

 

一、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浅析

 

一是从企业本身来说,产品缺少核心竞争力。多从事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行业,

同质化严重,过分追求廉价;必然形成企业的盈利能力、竞争能力、长期发展能力下降,抗风险能力薄弱的局面,导致获取融资能力差。

 

二是部分中小企业内部管理不到位,财务制度不健全、不透明,自身发展定位不准确,盲目追求利润,快速扩张,涉足不熟悉的高风险行业,甚至参与非法集资,导致大量的信贷资金从实体经济流出。一方面加剧和转嫁了企业自身的风险和成本;另一方面使得银行敬而远之。

 

三是部分中小企业缺乏诚信意识或处于创业初期,无法提供有效的担保、抵押方式,难以满足银行审慎经营的需要。

 

四是中小企业融资渠道单一。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条件较高,一般中小企业很难达到上市和发行条件。大量中小企业信贷资金主要来源于县域农商银行。以舒城农商银行为例,20168月末的数据显示,该行贷款余额占舒城县贷款总额达44.64%。农商银行在承担服务“三农”的同时,又要着力服务中小企业,还要背负他行抽贷后的金融服务,加之县域资金外流现象仍然存在,形成了中小企业融资渠道单一服务受限的局面。

 

五是资金挤出效应。在社会资金总量一定情况下,资金若流向一个领域,势必会导致资金从另一个领域的流出。去年的股市行情爆发,今年的房地产行业持续升温,政府主导的地方债、城投债等融资投资大幅增长,也构成了投入中小企业的资金减少的原因之一。

 

六是经济新常态下,部分企业经营出现困难,甚至跑路;利率市场化导致银行利差进一步收窄,“营改增”税制实施,取消了农村金融机构的税收优惠政策等等;导致农商银行自身风险补偿能力下降,一定程度上给县域金融稳定带来不确定因素。同时,银行诉讼案件长期无法执行,信用环境难以在短期内有效改善等,都使得农商银行在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上显得动能不足。

 

二、中小企业“融资贵”的原因浅析

 

一是银行是经营货币的特殊企业,既承担为社会提供有效金融服务的义务,也应按法人治理要求对股东负责,必须充分考虑资金成本、营运费用、风险补偿、资本预期收益等因素,同时还要接受人行、银监等部门的具体指标的监管。银行必须在成本、风险、收益之间寻求合理的平衡点。

 

二是农商银行发展到今天,一路负重前行,历史包袱较重,呆账靠自身消化,国家各类优惠政策逐步取消,其服务对象具有散、小、弱、偏的特点。以舒城为例,当地徽商银行平均每个网点存款达6.62亿元,农业银行平均每个网点存款达3.52亿元;因舒城农商行大部分网点地处农村,平均每个网点存款仅为2.96亿元;发放1000万元贷款,商业银行可能只有两到三笔,而农商行发放几十笔甚至上百笔;可见其运营成本不能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提并论。

 

三是担保体系尚未确立完善。担保公司的成立为缓解融资难的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然后由于其监管乏力,规范不足,出现了部分加剧了中小企业融资负担的现象。据了解,商业性担保公司不仅收取中小企业2%-5%的担保费用,还不同程度的收取了10%-20%的保证金,在担保公司担保中小企业贷款中,其中间费用占到融资成本的30%,导致企业融资成本不断上升。

 

四是中小企业融资时承担了隐形费用。中小企业融资具有频率高、时限短等特点。当前,农商银行主动承担了办理抵押的手续费用,但中小企业融资时仍需负担中介、保险、评估、咨询等诸多费用;据初步了解,该类费用占融资成本最高可达20%,这也间接提高了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

 

三、破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探究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仍然需要全社会多方协作,形成合力,破解这一难题。

 

一是完善全社会信用体系,加大违约成本。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加强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建设”,维护社会信用,除了正面激励,还需对失信人应给予严厉惩戒,加大对金融案件的执行力度,加快对已诉案件的执行进度,严厉打击非法集资、诈骗和地下钱庄,充分发挥法律的震慑作用,创造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

 

二是围绕“精、准、帮、扶、促”五个方面发力,加快推进农商银行金融服务的转型升级。一要精,打造一支专精于中小企业服务的团队,持续完善中小企业融资服务机制,提高服务水平和业务效率;二要准,准确定位自身,准确了解客户,准确把握市场,量身定做符合客户实际和需求的产品;三要帮,依靠银行优势,打造包括咨询、管理、经营等在内的服务平台,切实帮助企业实现信息共享,优势互补,减轻成本,练好内功;四要扶,在经济下行周期中,部分企业出现资金困难,应充分分析成因,不惧贷、惜贷,敢于担当,帮助企业爬坡过坎,雪中送炭,抱团取暖,共渡难关;五要促,从信息、资金、产品、服务等方面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不断增强企业盈利能力、提高企业创新能力、努力打造核心竞争力。

 

三是拓宽企业融资渠道,进一步完善金融组织体系。大型银行都应建立专门的中小企业服务机构,形成合力,共同助推中小企业的健康发展。加快建立新型金融机构的步伐,在统一监管下,规范运作如融资平台、投资公司等,规范民间借贷,从“地下转入地上”,畅通社会资金流通渠道,推动村镇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健康发展,鼓励企业积极上市融资,完善金融服务体系。

 

四是不断健全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体系。政府应通过税收减免、资本金注入、风险补偿、无偿资助等方式,加大对政策性担保机构的扶持力度,充分发挥政策性担保公司的主导作用。同时,社会应加强对商业性担保公司的管理,适当进行刚性约束,建立并完善商业性担保公司预警、退出机制。

 

五是建立中小企业融资服务体系。制定科学有效的中小企业信用评级制度,建立和培育大型信用评级机构,为中小企业融资和银行贷款提供专业、权威、统一的参考标准。引导中小企业主树立诚信经营、稳健发展的理念,练好“内功”,直面融资问题;完善企业信息披露制度,解决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构建良好的银企关系。

 

六是多途径鼓励县域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支持力度。有针对性适度放宽监管政策,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降低存贷比,充分释放流动性,扩大向中小企业投放贷款的资金来源。建立由政府主导,银行、企业共同合作的风险补偿机制,合理化解投向实体经济贷款的潜在风险,提高支持中小企业的积极性。成立以政府资金为主的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资产证券化、置换等手段处置因支持中小企业产生的不良贷款,让县域银行“轻装上阵”。采取减免税收、财政贴息或担保的办法,引导和鼓励银行增加对有核心竞争力和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