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整,新一轮的流动性趋紧似乎正在逼近。作为一名刚刚切入金融市场业务3年的新兵,前2年机遇较好,正赶上市场流动性宽松,日常的流动性杠杆一路上抬,直逼银监的监管红线,担心之余也有了丰厚的回报。今年8月中旬,市场突然就收紧了,出于职业敏感,我和几名同事多方捕获信息,分析得出主要是央行在进行压力测试,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下一步会是什么形势?钱荒发生的背景及后续将如何演绎?如果没钱了,杠杆对我们这样资产不到200亿的行意味着什么?后果不敢想像,于是果断刹车,接下来就是近期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资金市场价格一路高升,偶尔还会出现给再高的利率,钱也很难借的情况。如果说我们能预判市场,绝对不敢吹这个牛,能够主动躲过此劫,只是得益于我行谨慎行事、稳健经营的风格而已。

 

近期网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银行有钱没资产,于是将钱给了委外,委外的钱没资产,于是给了公募,公募的钱没资产,于是买存单买债券,好企业低息发债,拿到的钱没资产,于是放给烂企业或者买烂一点的高息债,于是……”你的资金安全吗?这一系列的现象,引发了作为一名基层行金融高管的思考,从传统信贷业务到金融市场业务,这看似高大上的蛋糕,我们敢吃吗?

 

一、金融市场业务拓展的必要性

 

个人出于对农商行未来发展的思考,对金融市场业务的解读是,应该将此作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联接全国银行金融机构的桥梁,做精而不是做多,做强而不是做大。个人归纳正式打开金融同业的大门,至少有以下几点益处。

 

促进全行资金管理水平的提升。如果我们不能涉足金融市场业务,日常的“小钱”是不被注意的,一旦我们能做隔夜出和进,就能有效管理全行头寸,既能微薄获利,也能适时放水,特别是能增强全行上下的核算意识。

 

促进全行资产负债业务的统一运作。一是与传统信贷业务的调配、补充,对当下特别是MPA模式下的考核,有很强的统筹调剂作用;二是与票据业务的有效互补,票据与市场最是关系紧密,如果能将票据、债券、短融等业务有效结合,对于灵活资金运用会有很强的推动作用;三是表内外资产的进一步整合,更好的服务客户,虽然大多数农商银行服务的客户都是小微客户,但还是有被我们一路扶持大起来的客户,因为受到这样那样的条件制约,成为了他行的客户,如果我们能将表内外资产结合起来做授信,就会留住老客户,更能引来新客户。

 

促进资金定价水平的提升。利率市场化以后,农商银行不知该怎样定价合适,加入这个市场以后,我们就能根据和市场的契合度以及本行的运作能力,灵活制定负债特别是存款价格。以我行为例,2016年初,金融市场资金相对宽松,我们对一般储蓄存款的依赖度较低,当时在定价调整时,我们就将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只上调了30%,虽然不是最高的价格,对我行旺季存款增长略有影响,但是一方面我们这几年服务较好,在当地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存款上涨仍居县域绝对首位,另一方面我们从市场引入的资金,配置的资产利差还要大于储蓄存款,增强了我们的盈利能力。 

 

促进全行管理理念的创新。金融市场的瞬息万变,对从业人员的职业敏感度要求极高,与市场打交道久了,不知不觉中,我们更加关注市场的变化 ,嗅觉也随之变灵敏了,管理思维日渐灵活,更加愿意创新求变去适应市场,这种思维方式,对我们在行内其他事务管理中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同时,金融市场业务能够促进农商银行与全国各地各家银行的联结,不断拓宽管理者的视野,一些新管理方法和思想,在不经意的碰撞中就能形成。

 

二、规范有序的拓展金融市场业务

 

基于上述分析个人认为,金融同业这块蛋糕不是我们农村金融机构要不要吃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吃,但是怎么吃得好、吃得饱又不会撑坏,至少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准备:

 

人才储备第一位人力资源是众多资源中最不可或缺的一类资源,以我行为例,自2011年加入全国两个市场以来,虽然也做了一部分资产配置,但主要依赖的都是行领导多年积累的金融从业经验,配置了相对长期的债券,起到了优化行内资产配置的初步效应,但这离真正的金融市场业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就需要熟悉资金市场,能够分析货币行情等类证券从业人员,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人才,建议千万不要盲目创新、求变,金融同业间的资金,动辄上亿,稳妥第一。对于人才资源的储备,个人认为短期内行内培养加适当引进即可,大多数银行受区域、绩效和监管级别的限制,目前还不具备吸引高端人才的条件,可以先从培养交易员入手,逐步了解市场操作规律,再培养市场分析人员,适当引入证券公司从业务人员,可以帮助调整资金运作思维,增强与外界的联结度。长期看,各行根据自身条件,适时引进高端人才,更进一步拓展金融市场发展空间,向投行业务拓展。

 

合法合规是前提。一是内部要统一思想,从高管到员工,业务思维要趋同,特别是高管和相关操作人员要熟知金融市场业务相关的法规、制度,依法合规开展金融市场业务。农商银行属于资金比较富余的群体,也是各类金融和类金融机构的香饽饽,但我们要守住自己的规矩,介入易,退出难;二是要制度先行,建立一套符合金融市场业务操作特点的内控机制,标明每个环节的风险点和控制措施,所有环节人员要培训到位,严格按照流程操作;三是不知所以然、不合规的业务坚决不碰。我们在操作中,也曾尝试打政策擦边球,但是,认真分析后,合规的业务相对简单易懂,我们还能分析一二,超过我们范围的业务,其背后对接的资产,我们更加无从知晓,逐利定会抬高风险,对银行的破坏力太大。

 

循序渐进增活力。虽然现在各家行增收压力都很大,但也不能将金融市场和同业业务作为救命稻草,盲目求大,由于金融市场资金大进大出的特点,有的业务连试错的机会都不能给自己。个人认为,布局在先,远期谋划,循序渐进是正道。所谓布局在先,就是对全行的资产配置统筹安排,在当下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更是要加大国债、利率债等无风险债的配置(当然,这个也要选准相对时机,争取较大浮赢),表面上这些债盈利水平低,但由于它们的资本消耗低,市场流通性强,是我们“保命”的优质资产。其二是远期谋划,其实不仅是金融市场业务,整个银行运营都需要远期谋划,金融市场业务的远期谋划特点更强,比如我们监管如能升二级,我们所涉猎的业务和三级就会有质的区别,这就需要我们在升二级前做包括人才培养在内的一系列储备。其三循序渐进是指我们不断尝试新业务,比如在我行,我就让交易员在两个市场尝试,我们所能进行的包括隔夜线上拆借、现券买卖、资产借贷等业务,不求大不求多但求懂,这些业务虽然做的少,盈利贡献度低,但能够提升交易员和部门信心,拓宽他们的能力空间,待到条件成熟时再深度拓展。

 

借力发展搭便车。农商行改制后,行政外衣脱得还不够彻底,表现在金融市场业务更明显,如何放弃传统思维,用开放的、学习的姿态去迎接新的业务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就需要我们学会借力发展,比如我行自2014年加入鑫合金融家俱乐部以来,借助这个平台,广泛接触各具特色的中小银行,深度学习南京银行的金融市场业务操作,并借助平台配置了一定的优质资产,受益匪浅。

   

综上,货币政策收紧只是问题暴露的触发剂,源头是银行同业创新,根底是背后资产的质量,稍有不慎,股市、债市、票据、理财等会形成连锁反应,市场在抚平危机时,就会引起一定的流动性波动,管理好流动性是金融同业的前提,如何在此基础上,有效创新,合规避险,我们一直在路上。以上拙见,只是对近三年来涉足金融业务这一新领域的一点感悟和总结,希望能够抛砖引玉,激起更多金融同业同行们给予更好的指导。